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悄悄来到三楼

标签:未知 发布时间:2020-08-12 点击
铃音,莫名的变得更加恐怖了起来。
    猴子没挂电话,把手机放入口袋,悄悄来到三楼,他躲在楼道口向内看去,峰哥的手机就扔在走廊上。
    “老赵和峰哥的手机都不在身上,只能试试其他人了。”猴子一个人站在三层楼梯口,看着空荡荡的走廊,还有两边被风吹动开开合合的房门,吓得双腿发软。
    他疯狂滑动屏幕,翻找其他人的电话,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手机一震,突然就响了起来。
    “槽!什么情况!”低头看去,有人给他打来了电话:“诗铃?她找我干什么?难道她现在也是一个人?”
    在女生面前,猴子总是表现的无所畏惧,这也是大多数热血青年的通病:“诗铃,你和大家走散了吗?你现在在哪?我去找你。”
    “我被锁在了三楼一个房间里,具体门牌号没有看清楚,你们赶紧过来,这个屋子不太对劲!”诗铃是个很文静的女孩,此时她语气急促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也不知道她究竟遇到了什么。
    “慢慢说,你怎么会被锁进屋里?走廊两边的单间应该都无法上锁才对啊?”猴子一边说一边在走廊上走,想要通过声音,确定诗铃的位置。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躲进来关上门后,就再也打不开了!而且这个屋子和其他屋子不同,房间正中央并排坐着两个布偶!”
    “坐着?!”提到布偶,猴子的汗毛倒立了起来,他很清楚这鬼屋里的布偶有多邪门。
    “你们快来!”诗铃的声音渐渐变得尖锐,似乎是处于失控的边缘。
    “马上!你先离那些玩偶远点,按照之前鹤山说的去做,别碰屋子里任何东西,我怀疑那玩偶……”猴子说到一半,忽然停住了,他怔怔的看着自己身前,在距离他脚尖半米远的地方平躺着一个布娃娃。
    他几乎是强忍着砸手机的冲动,挪到了那布娃娃跟前。
    “长头发,表情痛苦自责,和楼道里那个布偶看起来不一样,感觉要比那个成熟许多。”说完后,猴子自己都睁大了眼睛:“见鬼了,我为什么能从一个布偶身上,分析出这么多东西?是我被吓出幻觉了?还是这布偶做的太逼真了?总感觉她们像活人一样,也拥有自己的情感。”
    “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只要眼前的布偶和楼梯里的布偶不一样就行,至少说明这些布偶不会自己移动,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,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出诗铃。”晃了晃脑袋,猴子给自己加油鼓气:“我纯粹是在自己吓唬自己,如果是楼道里的布偶追了过来,她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的前面?应该跟在我身后才对,看来这只是鬼屋老板的小把戏,根本没有必要害怕。”
    他说完后心虚的朝身后看了一眼:“我就说嘛,根本没必要……”
    猴子的目光凝固在了身后一米处,剩下的半句话生生憋了回去,因为那里正静静的趴在一个布偶。